导丝断在体内近两年 患者向医院提出600万赔偿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导丝断在体内近两年 患者向医院提出600万赔偿

点击:56512
  

  静脉穿刺后,导丝断在体内近两年

  取出40厘米后心脏处还有,患者向医院提出600万赔偿

  近日,江苏徐州壹粉“被神充满”通过齐鲁壹点客户端发来情报:我叫褚福华,江苏徐州人,2017年在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时,经历过中心静脉穿刺手术,当时导丝断在我的体内,但医生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,结果造成导丝留在体内长达一年九个月,现在导丝已经进入心脏且发生粘连,多次诉求,但院方一拖再拖,希望得到关注。对此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前往徐州实地采访。

  文/片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记者 陈晨

  突发脑溢血

  住进重症监护室

  褚福华是一名货车司机,家住江苏省徐州市。从4月底起,他已经在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3个月了。此次住院是因为一根约40厘米长的“钢丝”从体内刺出,经检查褚福华体内还有两截,一截位于右胯处,一截位于心脏位置。

三个月来,褚福华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。
三个月来,褚福华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。

  褚福华介绍,这些“钢丝”是他在2017年住院时被遗留在体内的。2017年11月底的一天早上,褚福华在准备出门上班时,忽然晕倒在了家门口。褚福华说,自己晕倒后便失去了意识,妻子李文莲听到声音后赶到门口,看到褚福华倒在地上抽搐。

  “赶紧打了120,来到了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。”褚福华说,他家住得离这家医院并不远。

  当时褚福华先被送到了急诊,紧接着便住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“是突发脑溢血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7天。”褚福华说,当时自己晕倒在地时摔伤了肩膀,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之后,自己还被送到骨科去做了手术。2018年1月,褚福华出院。

  但是褚福华说,自己出院之后一直觉得身体各种不舒服,“胸闷,腰疼,腿疼。”也是身体原因,出院之后褚福华一直没有再去开货车。

  2018年3月左右,褚福华说自己的右腿开始变粗,“双腿不一样粗细了。”但即使这样,褚福华也一直没有再去医院检查过。

  “当时就以为是处在术后康复期,认为身体这样是正常现象。”褚福华说,还有一个没去医院检查的原因是,当时脑溢血住院治疗花了十几万元,家里的积蓄并不多。

  膝盖上出来“钢丝”

  经查心脏处也有

  今年4月28日晚,褚福华在准备洗脚时,发现右膝盖内侧鼓起了一块,“我一按,一下子按破了,出来了一根钢丝。”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褚福华将自己身上的病号服掀起,向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展示了右膝盖处的一个红点,“当时钢丝就是从这个位置蹿出来的。”

褚福华介绍,导丝正是从右膝处取出。
褚福华介绍,导丝正是从右膝处取出。

  褚福华赶紧喊来妻子,以为是自己腿上扎了一根针,但后来发现,这根“针”从体内往外出,越出越长。褚福华说自己一晚上都没睡觉,第二天早上,这根“针”已经有十几厘米长。全部出来后褚福华家人测量了一下,这根“针”约有40厘米长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从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务处处长杨煜处了解到,褚福华所指的这根“针”实则为导丝,是在做深静脉置管时,为引导植入软管所用,软管植入患者血管后导丝应该立即取出。

  4月29日一早,褚福华再次来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。经过拍片检查后,褚福华说自己体内还有导丝,一截在右胯处,还有一截在心脏位置。

  “我现在经常胸闷,不敢活动,怕心脏出问题。”褚福华说。

  医院要手术取出

  患者担心风险太大

  “医院承认是他们的问题,但是一直不给我积极处理这件事。”褚福华如今住在医院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的单间里,每天都有护士来为他进行输氧、测血压等检查,“一开始住院时交了几千块钱,后来就没再交费。”

  褚福华家人告诉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,家人和医院多次协商,但一直没有达成一致。

  “医院说要做手术把钢丝从体内取出来,但这家医院从没做过这样的手术,我们打听到全国几乎没有哪家医院能做这样的手术。”李文莲说,家人咨询过其他医院的医生,“别的医生说这个钢丝已经和心脏粘连了,手术风险性太大。”因此褚福华拒绝做这一手术,并向医院提出了赔偿要求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,褚福华和家人咨询了一位在法院工作的朋友之后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以及国家有关人身损害的相关法律规定,参照《浙江省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标准》等有关规定,起初提出了一次性1000万元的赔偿,后来降至了600万元。赔偿费用主要包括医疗费7万元、误工费144万元、残疾赔偿金94.4万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、后续治疗费208万元以及不可预见费100万元等费用。

  “但医院说,只给最高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。”褚福华告诉记者,这个赔偿数额让他和家人无法接受。

  医院称愿意担责

  建议走法律途径

  杨煜说,因为事情最初发生在2017年,因此当时究竟为何会将导丝遗留在褚福华体内已经无法查出,也找不到当时的操作人,“这件事情的发生确实是不应该的,但既然事情出在我们医院,医院愿意来承担这个责任。”

  杨煜解释说,导丝是金属材质,普通导丝的长度在50厘米左右,导丝外还有一层包裹物,“根据目前观察来看,褚福华体内的异物应该是包裹物而不是导丝,不过这需要取出异物后才能确认。”

  杨煜说,医院的第一建议是通过手术将褚福华体内的导丝取出,然后进行评估,再对褚福华进行相应的赔偿。

  “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性,包括这个手术。”杨煜说,医院相关方面的专家对该手术进行过评估,“这个手术是可以做的,同时我们也做好了其他预案。但患者及家属一直不同意手术。”

  拒绝了关于手术的建议后,褚福华及家属先后提出了1000万元和600万元的赔偿。杨煜说,医院十几位专家组成的安全委员会专门进行过评估,最后得出了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结论,“我们还查询到北京一家医院曾出现过将导丝遗留在患者体内的案例,当时法院判决医院赔偿40多万元。”杨煜说,这个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也参考了这一案例。

  但因为医患双方在赔偿金额上出现了较大的分歧,因此医院建议患者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李文莲对此表示,走法律途径需要较多的时间和金钱成本,“我丈夫这一年多来都没有工作,家里有孩子上学,还有各种花销,负担不起。”

  “我本是来医院治疗脑溢血的,没想到身体里莫名其妙多了导丝。”褚福华说,他希望医院能以足够的诚意作出赔偿。

顶一下
(3601)
踩一下
(90208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